全球陷入滚动式债务危机第三阶段,新兴市场在风口浪尖
文/|2015-11-17 09:13:11
摘要:虽说美国和包括英国的欧洲都将2008年金融危机抛诸身后,并录得经济复苏,但由于新兴市场经济规模在全球经济占比不容小觑、且债务占GDP比重激增,一旦第三轮债务危机在新兴市场爆发,欧美富裕世界的经济复苏现象恐怕也会因此而土崩瓦解。
汇金网11月17日讯——全球债务危机的故事正在朝着新的方向发展。在2000年以来的全球住房市场繁10年荣期期间,美国家庭数年来一直都难以摆脱过度借款这一问题。美国经济已经受到开支短缺所酿成的苦果,全球经济也在2010年之后面临第二轮打击,之前繁荣背后的效应推迟至欧债危机期间才显现出来。

不过现在,美国人已经将那场危机抛诸身后。消费开支正以3%左右的健康速度增长,名义薪资正开始上升,以回应美国就业市场变得更加紧俏的现实,使得美联储(FED)注定要实施2006年以来的首次加息。美国家庭债务似乎正处于底部位置。英国的情况与美国相似。

全球陷入滚动式债务危机第三阶段,新兴市场在风口浪尖

然而,欧洲在处理自身债务问题上行动迟缓,其经济周期也往往滞后于美国和英国。然而,欧洲经济正处于2011年以来最佳增长的年份。也正是如此种种的原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全球经济(GDP)将在明年增长3.6%;这样的增速不会表现得像21世纪第一个10年那样好,也不会像金融危机之后的新兴市场繁荣期那样,毕竟发展中世界数年前开始出现放缓现象,但情况也不至于太寒碜。

就在富裕世界看似深受自身遗留的债台高筑之苦的同时,还面临着债务危机发起第三波冲击的风险。在美国于2008年经历了地产商和金融机构连环破产的危机之后,新兴市场的债务仍然出现累积,即便在经济已经放缓的情况下,新兴市场的债务规模仍然在增加,现在就像达摩克里斯之剑一样高悬于头顶。在过去,富裕世界有能力靠自己的力量摆脱其他地区所发生的类似问题所带;这还,然而,如今新兴市场已经在全球经济中占到大部分(如果汇率用购买力平价来衡量的话,占比达到58%左右)。

这也就意味着,新兴市场的经济动荡状况,现在已完全有能力让富裕世界的经济复苏现象烟消云散,对欧洲那些已经脆弱不堪的国家来说尤其如此。若完全考虑到新兴市场债务问题的影响力,全球经济看起来就远远没有那么安全。

过往机遇的负担

发达国家的金融系统于2007年就开始表现得摇摇欲坠,恰恰新兴市场的信贷活动也是那个时候开始增加的。据摩根大通(JP Morgan)统计,新兴市场民间部门的债务占GDP比重在2007年年底为73%,2014年年底已经增至107%,这一数据包括银行发放的贷款和企业债券;若将非银行类金融机构(即所谓的“影子银行”)纳入考量,新兴市场民间部门的债务负担占GDP比重就会高达127%。

新兴市场信贷繁荣很大程度上是对欧美富裕世界信贷破产的一种回应。中国方面担心最为富裕的出口市场不景气,因而在2009年大幅促进信贷活动;而另一方面,资本像潮水般从发达经济体溃逃,也压低了发展中国家的利率。发达经济体那些追逐收益率的投资者将资本带到更加特殊的地域。盛产铜矿的赞比亚(当时的人均GDP为1700美元)在2012年发生了美元政府债券,利息仅有5.4%,但来自富裕世界的投资者竞相哄抢,使得认购倍数超过24。随后,比赞比亚更加贫穷的莫桑比克政府提供了一个像捕捞金枪鱼一样的机遇,按8.5%利息发债8.50亿美元。

全球陷入滚动式债务危机第三阶段,新兴市场在风口浪尖

在欧美地区,家庭往往是债券的主要买家,而与之截然不同的是,新兴市场三分之二的民间债务负担由企业收入囊中:企业债占GDP比重在2008年时候还低于50%,而2014年已经逼近75%,其中很大一部分信贷发生在以中国为首的亚洲地区,但土耳其、巴西和智利的企业债占GDP比重增幅也非常突出。建筑类企业大幅提高自身杠杆比率,这在中国和拉美地区尤其突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全球金融稳定性报告》显示,石油和天然气行业也是主要的玩家。

新兴市场并不担心自身不断累积的债务问题,储蓄可能正在更加有效地进入地方资本市场、或者存在更多更好的投资机会,但非常不幸的是,这些令人愉悦的可能性恐怕还难以抵消负面的暗流涌动。IMF指出,在新兴市场企业杠杆比率持续上升的同时,企业活力能力却在降低。有太多的证据表明,新兴市场债台高筑乃无差别信贷的特色,恐怕结局会是血泪的教训。

摩根大通的研究员麦基(David Mackie)分析了52种假设性场景,预计新兴市场民间债务占GDP比重将在未来五年里至少猛增20%,在债务比率达到峰值之后的三年时间里,新兴市场年均GDP增速差不多会回落三个百分点。

(内容版权归汇金网品牌所有,转载本文请标明出处和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