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小国比利时,缘何成为极端分子藏匿的温床?
文/米末|2015-11-18 17:04:42
摘要:针对巴黎严重恐怖袭击调查正在深入,人们的目光已集中在欧洲小国比利时,那里正在成为滋生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温床。
汇金网11月18日讯——针对巴黎严重恐怖袭击调查正在深入,人们的目光已集中在欧洲小国比利时,那里正在成为滋生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温床。

涉嫌巴黎袭击事件的人中,至少三人被确认拥有比利时国籍或者曾侨居比利时,包括27岁的伊斯兰国武装分子阿巴乌德(Abdelhamid Abaaoud),人们相信他是巴黎袭击事件的幕后主使,并在叙利亚下达了袭击指令。

其余的两人分别是: 布拉西姆·阿卜德斯拉姆(Brahim Abdeslam)及其兄弟萨拉赫·阿卜德斯拉姆(Salah Abdeslam),法国司法部门称前者已在Comptoir Voltaire咖啡馆引爆了自己身上的炸弹;后者目前仍在逃,是全球追捕的目标。

一联合国工作小组上月发布一份报告,号召各国采取措施,应对大量的民众(人数最终定在500人)受ISIS蛊惑,从欧洲前往叙利亚、伊拉克作战。

人权专家卡尔斯卡(Elybieta Karska)在报告发布会上说:“在欧洲,比利时是按人均计算赴境外参加‘圣战’人数比例最高的国家。”
弹丸小国比利时,缘何成为极端分子藏匿的温床?
激进主义生根发芽

比利时智库Itinera Institute的高级研究员贝雅伊奇(Bilal Benyaich)告诉CNBC,来自沙特阿拉伯极端保守的伊斯兰拉菲教派成员于上世纪70年代大量移居比利时、此后,与穆斯林兄弟会有关的人也在上世纪80、90年代先后到来,这是比利时滋生极端主义势力的部分原因。

本雅伊奇解释道,他们一小部分人后来参与了针对自己祖国的袭击事件,另外一部分去了伊拉克、叙利亚,加入了伊斯兰国,反对那些对其进行军事干预的西方国家。

风险评估集团Verisk Maplecroft主任奥托(Florian Otto)说,事实上,这些人陆续返回欧洲后,比利时成为了第一个遭袭的欧洲国家,去年布鲁塞尔犹太博物馆发生枪击事件,4人死亡。

贝雅伊奇和奥托都认为比利时在融合归化移民方面是失败的。社会经济前景黯淡,现实和潜意识中的受歧视感和孤立感,让那些青年特别容易变得激进。

巴黎袭击之后,警方突袭的目标锁定在布鲁塞尔Molenbeek区。根据布鲁塞尔统计分析局的最新报告,该区的失业率接近创纪录的30%。

贝雅伊奇说:“这确实太危险了,使得激进的伊斯兰组织拥有广泛的人口基础。社区里有些人从未去过布鲁塞尔市区,他们整天呆在屋内通过脸书社交媒体与激进的伊斯兰组织保持联系。”

此外,比利时激进的伊斯兰社区也给法国的极端分子提供了“支持”,后者通常可以偷越边境,逃离监控。奥托说,由于两国语言相同,他们更容易混迹于人群。不过,巴黎恐怖袭击之后,两国情报共享会加强,情况会有所改观。

贝雅伊奇强调,极端分子只占据比利时穆斯林社区很小部分,但立法者需通盘规划策略应对激进主义思潮,目前的局面还是相对容易掌控的。他说,这要求社区、教育、司法和警务实现跨部门合作,也包括国家的对外政策。

贝雅伊奇说:“我们需要尽快做出改变,否则时间拖得太长,一旦中东形势进一步恶化,麻烦事就会更多。”

(内容版权归汇金网品牌所有,转载本文请标明出处和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