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威胁使欧盟加强军备,法国从德国手中夺回主导权
文/谢顿|2015-11-26 17:23:45 订阅到邮箱
字号设置: 常规 A 偏大 A+ 偏小 A-
摘要:欧盟的主要任务变成反恐,有可能与俄国和解
汇金网11月26日讯——恐怖主义使欧盟再次关注硬实力,这可能令欧盟内部话语权状况发生戏剧性变化,法国料借机从德国手中夺回主导权。

欧盟的主要任务变成反恐,这意味着欧洲各国有可能在与俄国和解,并在乌克兰问题上妥协。而法国总统奥朗德飞赴莫斯科会见俄罗斯总统普京一事,也间接作证了这一点。

从“戴高乐”号航母起飞的法国战机可能没有办法重塑中东,但绝对可能重塑欧洲的实力平衡,多年来德国主导经济的局面可能更改。

难民,叙利亚内战,利比亚分裂,与俄罗斯的对抗,巴黎恐怖袭击以及布鲁塞尔的红色警报使得欧洲重新重视硬实力,使得经济实力雄厚,但军事实力薄弱的德国不再具有主导权。

法国一直对德国的低赤字财政收缩的政策不满,现在也开始将德国排除在外。
恐怖威胁使欧盟加强军备,法国从德国手中夺回主导权

法国总统奥朗德在巴黎事件之后最先与英国首相卡梅伦商讨如何对付伊斯兰国,而不是与德国总统默克尔一直商议。而默克尔由于接收太多的难民而正受到国内舆论的攻击。因为民众害怕难民之中会夹杂着恐怖份子。

布鲁塞尔自由大学的欧洲研究所研究员丹尼尔·菲奥特表示:“德国在经济领域有无可比拟的实力,但受制于历史包袱的困扰,其在短期内不可能为欧洲的安保问题提供帮助。所以这个问题只能由北约来进行主导,特别是欧洲内的北约国家,比如法国和英国。”

之前,法国没有达到欧洲的预算赤字的目标,这一直是德国振兴经济的作法,而这也令法国在欧债危机的化解过程中失去了相当的话语权。但法国现在将反恐作为第一要务,会在防卫和国际安保问题上增加更多的投入,而财政平衡问题,就只能先靠边了。

奥朗德说:“在这种情况之下,安保问题比财政稳定问题更加地重要”。但欧洲其他担心赤字的国家,包括法国在内,只能继续原先的政策。虽然,荷兰财长迪塞尔布洛姆呼吁法国要兼顾财政状况,但这已经无法阻止法国借反恐议题夺回欧洲盟主地位的决心。

荷兰莱顿大学欧洲法教授克里斯托弗·希里恩表示“对欧元危机的关注给我们错觉,认为德国是失去欧洲融合的重要力量,但如果用更大局的眼光来看,会发现其实事实不是这样的”

法国把核动力航母“戴高乐”号行驶到东地中海作为突袭伊斯兰国总部的战机停靠点。这种举动充满了象征意义。戴高乐作为法国宪法改制后首任有实权的总统,偏执地认为法国应该独立自主,不受制于美国与英国。

所以当首开先河地在巴黎暴恐之后提出请求欧盟军事支援之后,法国一次又一次地与欧盟的其他国家不协调。

最先回应的是英国。英国在欧洲的防御上面没有花多少时间,其政策主要是以北约优先,本周所发布的10年内投入1780亿欧元军事升级计划也表明了这一点。而且正在犹豫是否退出欧盟。英国在塞浦路斯建有一个空军基地,为的就是能够为空中加油提供帮助。

英国在爱丽舍宫谨慎地提出了提供帮助,卡梅伦没有提到这是由于欧盟的条约义务。卡梅伦准备在2017年举行公投决定英国是否退出欧盟,英国的军事实力被欧盟的条约义务所束缚对他来讲实在太过难受。卡梅伦表示他本周会将英国对叙利亚的计划提交英国国会,这项计划有一部份会由美国主导。

在英国徘徊在欧盟边缘的时候,法国正准备增加开支。同时,伊斯兰国的行为使得法国寻求与俄国的合作。俄国总统普京对于叙利亚有自己的计划,他希望阿萨德继续当政。

奥朗德周四的莫斯科之行,使得欧盟担心会破坏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对俄罗斯的制裁主要是因为俄罗斯支持乌克兰的分裂势力。有些人担心对俄罗斯的贸易及投资的制裁会最后变成一纸空文。

海牙中心战略研究员威勒姆·奥斯特夫德表示“德法有可能在对俄罗斯的战略上发生分歧,如果欧洲对俄罗斯的态度不够强硬,其他的东欧国家可能也会有意见。”

德国战后对于军事不积极的态度使其军事发展在大国之中是最慢的。德国部队最先参与科索沃战争,后来参与北约的阿富汗维和行动,再后来参与伊拉克和利比亚的行动。

德国现在正在训练伊斯兰国的对头,库尔德人。默克尔在周三更进一步地提出派遣更多的士兵到马里并且延长德国士兵在阿富汗的时间以减轻法国军队在那里的压力。

柏林咨询机构英特瑞尔的合伙人说“我们现在应该调集所有能够调集的力量:外国帮助,外交,情报,军事。但这需要通过民众的认可”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