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币入SDR概率较高,但汇改仍“路漫漫”
文/魔蛇|2015-11-30 14:27:05
摘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执行董事会于本周一会面讨论是否将人民币纳入IMF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本次“入篮”将代表公众对于中国经济占全球经济比重的认可,作为基金的主要投资者美国和IMF的执行董事拉加德已经支持人民币“入篮”,所以此次“入篮”的概率是非常高的。
汇金网11月30日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执行董事会于本周一会面讨论是否将人民币纳入IMF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

本次“入篮”将代表公众对于中国经济占全球经济比重的认可,作为基金的主要投资者美国和IMF的执行董事拉加德已经支持人民币“入篮”,所以此次“入篮”的概率是非常高的。

中国人民币入SDR概率较高,但汇改仍“路漫漫”
下文将诠释:为什么本次“入篮”对全球市场非常重要。

所以,SDR到底是什么?

SDR是IMF于1969年创立的一种国际储备资产,用于支撑创建于二战后布雷顿森林的固定汇率体系。

回到当时,各个国家可以使用黄金储备以及广为接受的货币在海外购买本币以维持它们的汇率。但之后,黄金和美元的供应量并不能跟上世界贸易的增长和金融市场的新发展,导致金本位系统崩溃。所以IMF创建了一种可以兑换为可自由使用货币的一种资产。

各国被分配的特别提款权(SDR)和它们支付的IMF配额成比例。各国可以使用SDR 来结算它们欠IMF的债务,而IMF使用SDR作为一种账户体系来平衡它的储备。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于1973年倒塌后,各国让它们的货币根据市场力量更为自由地运作,SDR的重要性些许受到削弱。。然而,SDR在全球金融危机来临时却派上用场,因为它帮助补充了成员国的官方储备。截至2015年9月,SDR创造出用于分配给IMF会员的价值达2041亿美元,这个数字等同于约2800亿美元。

当前,SDR是由四类货币构成:欧元,日元,英镑和美元。本周一的会议将决定人民币是否“入篮”。

必须明确指出的一点是:SDR既不是一种货币,也不是一种对IMF的索取权。而是SDR持有人可以通过和其他SDR持有人的交易来将特殊提款权(SDR)兑换成篮子中的货币。

澳新银行的高级经济学家Raymond Yeung指出,人民币即将“入篮”的状况,对于自1999年以来的篮子组成而言是个重要的变革,因为当欧元在那时被创力并取代了原先的欧元区国家货币后,IMF的SDR篮子组成已经16年未有变化。

一旦加入SDR,人民币将被正式公认为储备货币,以反映全球经济的动态变化。

各国央行使用它们的外汇储备来购买它们的本币或支付国际债务。人民币“入篮”意味着各国央行持有的外汇储备如美元或欧元外有其他选择。对于许多新型市场,和中国的贸易往来已经变强,现在持有人民币作为储备可反映这种关系。

此外,经过近四十年的改革,中国货币将被认为满足“可自由使用”的标准,通过了IMF可兑换性的测试。中国为实现一个更为开放和市场导向的市场正采取措施,政策制定者已阐明人民币“入篮”将体现这种转变的一个重要方面。

对人民币的需求会不会大幅上升?
至少不会立竿见影。即使IMF执行董事通过了人民币“入篮”的决议,人民币至少要等到2016年9月才能正式“入篮”。这样就留给IMF成员们足够的实现应对篮中货币权重的变化。

美银美林的两位分析师Claudio Piron和Adarsh Sinha估计:IMF让人民币“入篮”后,对人民币的需求价值将达到350亿美元,这相对于中国经济规模而言确实不是个大的数字。但其长期的影响可能更加深远。

Piron和Sinha的估计表示各国央行已经持有800美元价值的人民币。假设人民币最终达到像英镑和日元的相似份额,根据他们的计算,对人民币的额外需求将达到约3700亿价值的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然而,全球储备规模的改变至少需要三年,甚至更长。BoAML分析师说道。人民币崛起为储备货币的逐步流入将与流出自由化相比更为明显。

然而,随着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的重要性日渐突出,中国的债券市场可能变得更为国际化。根据Piron和Sinha的观点,中国的债券市场是世界第三大,但外国的持有量只有3%。目前越来越多的国家将它们的储备定为人民币,而且这个数字应该攀升因为风险厌恶的央行通常偏向持有政府债券。这个数字可能攀升为已发行债券的20%,

那么,中国应进行怎么样的改革呢?
中国当局倾向于比那些本币是外汇储备的国家更多一点地干预金融市场。中国投资者能带出国家的货币数量和外国投资者能够购买的国内资产数量也受到管控。

分析师和经济学家预计中国会采取一些措施来解决这些问题,但这些措施预计将进行得非常缓慢。澳新银行的Yeung相信,在明年9月人民币“入篮”前,中国仍需满足某些条件。人民币当前和欧元,日元和其他主要货币的日交易在3%以内波动。

换句话说,人民币当前在中国人民银行设定的日参考下能够升值或贬值3%。中国人民银行可能仍需拓宽人民币对美元的日波动幅度,由2%上升到3%,并允许一种更加灵活的汇率体系。

Piron 和 Sinha相信人民币“入篮”意味着中国将承诺继续迈向资本账户逐步自由化的路径,以及减少货币市场的干预。并且,他们指出,美元对人民币汇率的持续走高意味着中国人民银行将允许人民币相对美元在比以往更大的幅度内进行波动,这样能更好的反映市场环境。

(内容版权归汇金网品牌所有,转载本文请标明出处和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