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欧洲

欧洲银行业苦熬数年,低利率隧道尽头终于在望

文/晓小|2017-02-17 21:55:57
摘要:路透分析师2月17日指出,在2016年,因超低利率而受尽苦头的欧洲大型银行业者比前一年更多,但随着借贷成本升势有可能从美国扩散到欧洲,欧洲银行业者可能很快就要告别最黑暗的时刻。
汇金网讯: 路透分析师周五(2月17日)指出,在2016年,因超低利率而受尽苦头的欧洲大型银行业者比前一年更多,但随着借贷成本升势有可能从美国扩散到欧洲,欧洲银行业者可能很快就要告别最黑暗的时刻。
欧洲银行业苦熬数年,低利率隧道尽头终于在望

在2008-2009年欧债危机之后,低利率、央行印钞、以及对银行囤现课以惩罚性费用,成为重振欧元区经济的政策核心。但这项政策在政治上具有分裂性影响,以勤俭著称的德国民众眼见存款回报逐渐缩水到若有似无,对这项政策发出了猛烈的抨击。
    
低利率政策也让体质仍然脆弱的银行业付出了沉重代价,为了避免因囤积现金而向央行支付费用,吸收存款已变成许多银行敬谢不敏的烫手山芋。
    
据路透在2月对20家欧洲大型银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去年堪称银行业谷底。在受访银行中,有七家净利息收入在2015年下滑,到了2016年,这个数字增加到12家,平均下滑幅度超7%,超过2015年的平均下滑约5%。

特朗普誓言推行刺激政策将带来希望
    
鉴于美国今年显然可望加息,许多银行高管目前冀望各国央行改弦易辙,欧洲终将撤回宽松的货币政策美联储于去年12月加息,并表明2017年将加快升息步伐。
    
曾任英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现任职于伦敦政经学院的Charles Goodhart表示,通常是美国在前面主导,倘若特朗普确实采行扩张性财政政策,利率就会上扬,欧洲也会受到这波影响。
欧洲银行业苦熬数年,低利率隧道尽头终于在望

但是,对欧洲银行业者来说,利率的变化还不够快。法国巴黎银行首席财务官Lars Machenil表示,利差缩小可能是数以亿欧元计的额外收入。Machenil称,“利率下调给营收带来了负面影响,如果利率发生转向,营收也可能回升...但这需要时间”。低利率在2013-2016年间给法国巴黎银行造成10亿欧元的营收损失。
    
路透调查发现,在2016年,瑞士信贷利息收入减少约19%,德国商业银行和德意志银行分别减少约13%和8%。意大利裕信银行(UniCredit)利息收入下降6%左右。西班牙Bankia更是大减约五分之一。
    
虽然零利率或负利率在短期内让欧元区经济从债务危机中逐步复苏,但批评人士认为,这样的利率给银行“以存放贷”的核心宗旨造成打击,也颠覆了攒钱养老的原则。

有迹象显示,银行业者艰难度日的情况正在引起欧洲央行的注意。欧洲央行执委默施近日表示,应当在政策沟通中去掉“可能降息”的字眼。默施曾发问道,“‘进一步下调利率’作为一种货币政策选项,我们还能继续这样说多久?”

惩罚与低利率政策令存款不受银行青睐
    
对银行存款实施惩罚造成存款成本上涨,这导致一些银行将存款者引导至可收取一定费用的基金产品。 
    
全球最大财富管理机构——瑞银执行长埃尔莫提(Sergio Ermotti)警告称,如果负利率持续下去,该行或将成本转嫁至存款者。到目前为止,只有一家瑞士银行,也就是Alternative Bank Switzerland收取这种费用。
    
解决这一问题的另一个办法是,保持存款在低位并加强放贷。在这方面,瑞典做的要比多数国家都好。欧洲央行推行的所谓负利率,相当于银行向欧洲央行每存款1000欧元就需要每年倒贴给该央行4欧元。欧元区之外的瑞典和瑞士的银行也需支付类似费用。

Harrison认为,“瑞典各家银行由于存款较少,因而在避免零利率影响方面处境最佳,这令他们更容易靠贷款赚取不低的利润”。比如,瑞典银行(Swedbank)去年将其贷款额提高了7%,达到约1.5万亿瑞典克朗,而其公众存款仅为这一金额的半数左右,且增长缓慢。
    
路透研究发现,荷兰ING和瑞典银行的贷款资金高出流入的存款资金,此类利息收入分别增长9%和3%左右。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尝试了大致相同的策略,将公司客户的存款削减了约220亿欧元。但罚金或负利率成本仍令其2016年的收入缩水逾2亿欧元,约高达全年净获利的三分之一。
    
德国安联(Allianz)首席分析师Michael Heise则认为,喘息机会即将到来,他一直对低利率政策持批评态度。他称,“利率终于有望发生改变了,决策者的语调已有变化,且证据明显。我认为明年可能升息”。

(内容版权归汇金网品牌所有,转载本文请标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点击排行榜
汇金网
关注平台
汇金网
扫一扫,加关注
汇金财经微信号:mygold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