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贷危机10年祭——美联储升息和欧债危机背后的故事

文/ 天行| 2018/9/12 6:10:49
摘要: 自从雷曼兄弟倒闭后,金融危机已经过去了10年。在2017年世界还在欢呼全球经济已经回暖,金融危机的阴影已经渐行渐远,但是到了2018年随着美国发动了世界范围内贸易战以及美联储持续升息,新兴市场货币出现了大幅的贬值,同时意大利债务爆发重燃市场对于欧债危机的担忧。尽管市场已经从10年前的危机中汲取了很多,但是依然有很多的教训在重演,这也为我们思索如何立足市场提供了经验。
汇金网 讯: 自从雷曼兄弟倒闭后,金融危机已经过去了10年。在2017年世界还在欢呼全球经济已经回暖,金融危机的阴影已经渐行渐远,但是到了2018年随着美国发动了世界范围内贸易战以及美联储持续升息,新兴市场货币出现了大幅的贬值,同时意大利债务爆发重燃市场对于欧债危机的担忧。

尽管市场已经从10年前的危机中汲取了很多,但是依然有很多的教训在重演,这也为我们思索如何立足市场提供了经验。
次贷危机10年祭——美联储升息和欧债危机背后的故事

波士顿联储:货币缓冲耗尽,对下一次的衰退表示担忧


在一场经济衰退中,美联储通常会考虑大幅降息5%。但是没有这样一个缓冲将会发生什么,美联储的最新一项研究正着眼于探讨其影响。

为什么美联储一直在不顾一切的加息,其中的理由之一就是他们希望衰退的冲击来临时,他们有足够的空间来用于降息。一般而言,美联储会考虑降息5%,但可惜的是下一次经济危机来临的时候,这个缓冲将不复存在。

波士顿联储的一项数据模拟显示,如果美联储不能够按照正常的幅度进行降息,那么所造成的影响将会不成比例的对部分州造成冲击。

华尔街日报曾如此报道说,如果美联储一系列货币政策工具受到限制,那么美国的各州将会面临很大的危机。

“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认为货币缓冲已经耗尽。他表示,在过去的10年利率的大幅下降意味美联储在耗尽货币缓冲后将会多次经历货币缓冲不足的事件,而不是他们所认为的一次性事件。”

“罗森格伦和他的同僚约翰·皮克以及杰弗里·图特尔在进行一次试验时发现经济衰退可能会对传统的货币政策产生影响,但美联储可以将短期基准利率下调5%来摆脱对经济的冲击。”

“在这种情况下将面临两种选择。但是无论是基于哪一种选择,货币政策都不能做出完整的回应,因为美联储在假设的危机到来之前仅仅只将利率提升至2%。而另一种选择,即美联储寄希望于州政府以及联邦财政缓冲来应对经济衰退,但是由于这个体系尚在建设中,最终也无法承载衰退所带来的影响。”

次贷危机10年祭——美联储升息和欧债危机背后的故事

不过波士顿联储的算法是存在一定的局限性的,从上图可以看出,由于各个州的情况不同,因此货币政策缓冲对于经济衰退的反应也各不相同。

但是这和之前市场中所传达的观点一致,那就是短时间美联储短时间应当处加息周期中,2008年美国能够很快从经济危机中复苏过来主要得益于高利率,这也为后期奥巴马政府的量化宽松铺平了道路。这可以解释为什么今年以来美联储迫切想要加息。
次贷危机10年祭——美联储升息和欧债危机背后的故事

但问题是,目前美联储的利率还处于一个相对较低的水平,即使达到了中性利率,也只能达到3%,而在3%之后是否需要加息的问题上,美联储内部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分歧。比如亚特兰特联储主席博斯蒂克认为应当在到达中性利率后就停止加息,而芝加哥联储则认为美联储应该加息至略高于中性利率上方,即3.25%左右。

尽管今年四次加息是大概率事件,但是2019年将会加息几次仍是未知数,也是各美联储官员分歧的焦点。目前市场的普遍预期是加息两次,但是从美联储的加息路径来看将在2019年加息3次,高于市场的一般预期,这也充分显示了美联储内部在加息问题偏鹰的立场。

欧债危机来源于欧元区内部的失衡


与此同时,视角转向欧洲方面。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欧债危机的爆发使得欧洲经济深陷泥潭,尽管欧洲央行已经着手准备退出宽松,但是近期难民危机有抬头的迹象可能会再次拖累欧元区的经济。

回顾2008年,欧元区的附买回利率为4%,货币缓冲不如美联储扎实,与此同时欧债危机的爆发加剧了欧洲经济的颓势,由于单一国家不具备货币贬值的权利使得很多国家无法通过货币贬值来缓解国内的经济危机,导致危机进一步恶化。

不过除此之外更值得深思的是欧元区当前以德国为主导的经济模式。在2008年,欧元区的经常账户的赤字占GDP的1.5%,但是同时期德国的经常账户盈余则达到了5.5%。

这是市场亘古不变的道理,平衡意味着有序,失衡将会用比较痛的方式来回归平衡。事实上,从那时起,德国应当花更多的钱,欧洲其他国家则应该储蓄更多,花更少的钱来恢复平衡。因为德国的巨额盈余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欧元区其他国家的巨额赤字,德国对于产品输出的能力很强,而其输出的第一站则是欧元区国家,这就导致很多欧元区深陷债务泥潭的时候,大笔的财富却流向了德国。

但是不幸的是这种状况最终没有得到逆转,2009年欧债危机如期而至。但是正如马太理论所言,这种失衡在不断的加剧。欧债危机后不久,德国的经常账户盈余已经达到了GDP的8%,这导致了欧洲内部失衡的加剧。

事实上,这也是近期意大利债务危机的前兆。因为通过大量的数据分析我们可以得出,地中海国家的国内需求一直处于疲软的状态,但是目前欧元区总体的盈余已经达到了GDP的3.5%,失衡再次出现,也再次敲响了警钟。
(内容版权归汇金网品牌所有,转载本文请标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点击排行榜
关注平台
扫一扫,加关注
汇金财经微信号: mygold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