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历史背景
 欧元是自罗马帝国以来欧洲货币改革最为重大的结
欧元 果。欧元不仅仅使欧洲单一市场得以完善,欧元区国家间自由贸易更加方便,而且更是欧盟一体化进程的重要组成部分。
尽管摩纳哥、圣马力诺和梵蒂冈并不是欧盟国家,但是由于他们以前使用法国法郎或者意大利里拉作为货币,也使用欧元并授权铸造少量的他们自己的欧元硬币。一些非欧盟国家和地区,比如黑山、科索沃和安道尔,也使用欧元作为支付工具。[1] 
欧元由欧洲中央银行和各欧元区国家的中央银行组成的欧洲中央银行系统负责管理。总部坐落于德国法兰克福的欧洲中央银行有独立制定货币政策的权力,欧元区国家的中央银行参与欧元纸币和欧元硬币的印刷、铸造与发行,并负责欧元区支付系统的运作。
1957年《罗马条约(Treaty of Rome)》,1969年12月提出建立欧洲经济与货币联盟计划。
1969年3月,欧共体海牙会议提出建立欧洲货币联盟的构想,并委托时任卢森堡首相的皮埃尔·维尔纳就此提出具体建议。
1971年3月,“维尔纳计划”通过,欧洲单一货币建设迈出了第一步。“计划”主张在10年内分三个阶段建成欧洲经济货币联盟。但是,随后发生的石油危机和金融风暴,致使“维尔纳计划”搁浅。
1979年3月,在法国、德国的倡导和努力下,欧洲货币体系宣告建立,同时欧洲货币单位“埃居”诞生。欧洲货币体系EMS(Economic Monetary System)开始运作。
1986年2月,欧共体签署《单一欧洲文件》,提出最迟在1993年初建立统一大市场。
1989年6月,“德洛尔报告”通过,报告主张分三个阶段创建欧洲经货联盟:第一步,完全实现资本自由流通;第二步,建立欧洲货币局(即欧洲中央银行的前身);第三步,建立和实施经货联盟,以单一货币取代成员国货币。
第一阶段在1990年正式启动后,
需要就有关的货币政策进行协调和统一,央行行长委员会开始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随后在《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中最后确立了欧洲中央银行的地位。
欧洲货币局于1994年1月1日在经济与货币联盟的第二阶段开始时建立,其任务是在货币政策上进行协调,加强成员国中央银行间的合作和筹建欧洲中央银行体系。制订和执行货币政策的权力仍由各成员国政府保留。
1991年12月10日,欧共体首脑会议通过了《欧洲联盟条约》(通称《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决定将欧共体改称为欧洲联盟。《马约》规定,最迟在1999年1月1日,经欧洲理事会确认,如达到“趋同标准”的成员国超过7个,即可开始实施单一货币。
1993年11月《欧洲联盟条约》生效。
1994年12月15日,马德里首脑会议决定将欧洲单一货币定名为欧元,取代埃居。
1995年12月确定统一货币为欧元。
1998年欧洲中央银行(European Central Bank)成立。同年5月,布鲁塞尔首脑会议正式排定欧元11个创始国名单。
1999年1月1日,欧元在欧盟各成员国范围内正式发行,它是一种具有独立性和法定货币地位的超国家性质的货币,欧盟根据《马斯特里赫条约》规定,欧元于2002年1月1日起正式流通。同年1月4日,欧元在国际金融市场正式登场。
2002年1月1日,经过3年的过渡,欧洲单一货币———欧元正式进入流通。同年7月原有货币停止流通。欧元纸币和货币正式进入市面成为流通货币。同年2月28日,成员国本国货币全面退出流通领域,欧元与成员国货币并存期结束。
投入使用费用高达1600亿元但收益更大
欧元启动工程浩大,据经济学家计算,仅从欧元发行到投入使用的费用就高达1600亿~1800亿欧元之巨。但是,欧元启动给欧盟带来的利益将是难以估量的。
首先,由12国组成的欧元区,是个蕴藏着无限商机的巨大市场,其每年内部贸易额就高达1.4万亿美元,约占全球贸易总量的15%。实行统一货币后,不光节省了巨额交易成本,还使人才、资金、技术和资源等得到最佳配制,从而获得最大的经济效益。据初步估算,单一货币会使欧洲内部贸易量很快翻番,甚至翻到原来的3倍。
时下,欧元区的居民很快直接感受到的实惠是,欧元便利了消费者选择来自12国的商品,消费者将因此平均节约12%的费用。比如,西班牙的鲑鱼只有平均价格的61%,而丹麦却高达平均价的133%;奶酪在荷兰比在意大利便宜2倍;爱尔兰的土豆比丹麦便宜3.5倍。
卡尔奖
卡尔奖第一次颁给一个理念
每年春夏之交,位于德国西陲的亚琛城举世瞩目。因为此时,这座古老的帝王之都要向那些为欧洲事业做出特殊贡献的人颁发“卡尔奖”。该奖创立于1950年,是以曾在公元8到9世纪统一了从埃布罗河到易北河流域的卡尔大帝的名字命名的,以专门奖励为欧洲统一做出杰出贡献的人、机构或事物。温斯顿·丘吉尔、雅克·德洛斯、瓦茨拉夫·哈维尔,还有阿登纳和前德国总理科尔———都曾荣获过这一著名的欧洲大奖。
2002年“卡尔奖”第一次颁发给一个“理念”,这个“理念”就是欧元。据“卡尔奖”董事会的介绍,2002年之所以把这一殊荣给了欧元,是因为欧元代表了欧洲一体化的思维,加强了欧洲人的共同意识,在促进欧洲一体化上具有重要的政治和经济意义。正如欧洲中央银行行长德伊森贝赫所说,欧元的意义已不仅仅是欧洲一体化进程中的一个里程碑,它也将对保持欧洲的稳定、和平与繁荣作出贡献。欧元是欧洲经济和政治一体化的象征,是欧洲稳定和统一的象征。经历了数个世纪战争创伤的欧洲国家誓言团结起来,捍卫自由、民主和人权。
欧元使欧盟获得了走向更紧密联合发展的基础,欧元的意义不仅仅是一种货币单位,其重要性在于它淡化了欧洲地区的疆域和国别概念,是欧洲各国团结的标志。随着500亿枚欧元硬币和150亿张欧元纸币进入流通领域,12个欧元国世代使用的本国货币将结束其历史使命,这一伟大壮举似乎正在昭示“欧罗巴合众国”时代的到来。这是二战时期英国首相丘吉尔提出的“统一欧洲”概念。如今,欧元的诞生就是最有力的证据,表明欧元区3亿欧洲人朝这个“欧罗巴合众国”迈进了一大步。
货币联盟
货币联盟前途无量
货币一直就是为谋求国家利益而对他国实施货币强权的战略工具。由于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国际体系发生的三个根本性变化———冷战的结束、货币权力的分散化以及金融市场的发展———为货币权力实施创造了极大的机会。因此,欧元的最高意义就在于,欧洲可望通过创立一个强势货币和一个强大的区域货币体系安排,来削弱美元的霸权地位,以谋求欧洲的利益,这将对国际货币体系产生深远影响。欧元区18国人口达3.3亿,GDP达13.2万亿欧元,在世界贸易总额中的比重超过15%(不包括欧盟28国间的贸易额)。欧元流通后,将成为国际贸易中的结算货币以及非常有吸引力的储备货币,这对美元的货币统治地位直接构成挑战。

欧元对区域经济整合有着良好的示范作用。欧洲一体化开世界经济区域化之先河。半个世纪以来,在欧洲一体化的鼓舞下,世界经济区域化蔚然成风、欣欣向荣,当今除欧盟、北美自由贸易区和亚太经合组织三大集团外,还有东盟与“10+3”、南亚经济共同体、南太平洋自由贸易区、海湾经济共同体、经济合作组织(ECO)、加勒比海经济共同体、南美经济共同体、西北非经济共同体、中非经济共同体、南非经济共同体等几十个区域性的经济集团。欧元的启动与使用,为区域整合提供了新的思路,使得现有的区域经济整合方式向前又迈进了一大步。随着货币联盟的推进,经济的整合必然要求政治的联合,“欧洲联邦”如今已成为欧盟内热烈讨论的话题。这种超越国界和民族经济疆界的新型组合方式,对于各国、各集团无疑具有很大的吸引力,从而鼓励更多的国家和集团选择“货币联盟”道路。从长远来看,欧元的诞生,也为国际经济一体化绘出了新的蓝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