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23年后,无人幸免
2017/3/27 11:20:47
摘要23年后,人类命运将迎来史无前例的“奇点”,你我无从幸免。

23年后,人类命运将迎来史无前例的“奇点”,你我无从幸免。

 


人类唯一战胜阿尔法狗那个寒夜,疲惫的李世石早早睡下。世界在慌乱中恢复矜持,以为不过是一场虚惊。


然而在长夜中,阿尔法狗又和自己下了一百万盘棋。是的,一百万盘。

 

第二天太阳升起,阿尔法狗已变成完全不同的存在,可李世石依旧是李世石。

 

从此之后,人类再无机会。

 

人工智能,不再是科幻小说,不再是阅读理解,不再是新闻标题,不再是以太网中跃动的字节和CPU中孱弱的灵魂,而是实实在在的宿命。

 

我们已身处大时代的革命之中,科学家将现今阶段,定义为弱人工智能时代。

 

即便是简单的人工智能,其实已打败多数人类。

 

美国亚马逊超级仓库内,无数机器人正在货架间疯狂奔跑;欧洲快餐店内,机器人端着汉堡和薯条7x24小时来去自如;而在南非矿井下,电脑正操作精密仪器,向幽暗处进发。

 

在珠三角,富士康厂区外,那些多愁善感的年轻人,来不及抒发乡愁,就得争抢为数不多的机会。

 

工厂流水线两侧,100万台精密机器人正逐步填满他们站过的位置。

 

这只是革命的开始,随着智能飞速进化,AI已杀入世界每一个角落。

 

全球数百位顶尖科学家,耗费漫长时间,搭建了一个复杂数学模型,通过类似摩尔定律的多重推演,得到一个最终结论。

 

人工智能或将在2040年,达到普通人智能水平,并引发智力爆炸。这一时刻,距今还有23年。

 

23年这个时间,并不是凭空杜撰,更非杞人忧天,数字背后是复杂的社科曲线和人为变量。

 

而且,这只是科学家保守估计。一个砸准的苹果或者一个任性的天才,都可能将节点大为提前。

 

比23年更可怕的是,到达节点后,人工智能或将实现瞬间飞跃。


人工智能专家普遍认同,人工智能不可能锁死在人类智力水平上。它将超越人类,变成我们无法理解的智慧物种。

 

科学家描述中,一个人工智能系统花了几十年时间到达了幼儿智力水平;在到达这个节点一小时后,电脑立刻推导出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而在这之后一个半小时,这个强人工智能变成了超人工智能,智能瞬间达到了普通人类的17万倍。

 

这就是改变人类种族的“奇点”。

 

我们,极有可能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最后一批人类。



一个超人工智能,一旦被创造出来,将是地球有史以来最强物种。所有生物,包括人类,都只能屈居其下。

 

以谷歌技术总监雷·库兹韦尔为代表的一群极客,正欢欣鼓舞地期盼这天到来。

 

他们坚信,一个比我们聪明十几万倍的大脑,将解决所有问题,疾病、战乱、贫困,各种纠缠人类的苦难,都不再是问题。

 

为等待这一天到来,库兹韦尔每天吃下100个药片,希望自己能够活得足够长久。他还预订了冷冻遗体服务,如果提早离世,那么还有机会在人工智能到来后,将大脑解冻。

 

他眼中的未来,恍如伊甸。届时,人类身体内,奔跑着无数纳米机器人,帮我们修补心脏或消灭肿瘤。超智能计算机日夜计算,帮我们逆转衰老。

 

甚至,我们可上传记忆,与AI神魂合一。

 

然而,另一派人却忧心忡忡。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将人工智能比做核能。原子弹问世容易,但控制核武器时至今日仍困难重重。

 

比尔·盖茨也站在马斯克这一边,“很难想象为什么有人觉得人工智能不足为虑。”

 

在他们眼中,超人工智能是盘踞未来的可怕生物。它们的思维方式和人类南辕北辙,且不眠不休,飞速进化。

 

对超人工智能感到悲观的马斯克,正紧锣密鼓地筹备“火星殖民”项目。

 

他计划从2024年开始,逐步把100万人送上火星,并在火星建立起一个完整可持续的文明。

 

这位悲观的天才企业家,其实用心良苦。一方面他寄望于用“火星计划”,转移科学界焦点视线,拖慢人工智能到来的脚步。另一方面,他希望,在火星给人类留一个备份。


23年后,我们考虑的可能不再是逃离忧伤的北上广,而是逃离这个星球。



大众对人工智能的最大误解,是认为人工智能和曾经的石头、斧子、打字机、手机一样,不过是人类肢体的延伸。

 

但这一轮人工智能大潮,和以往几次技术革命都不同,人工智能将成为人类的替代。就连我们认为安全无忧的高级脑力工作,都岌岌可危。

 

美国已经有十家律所聘用了Ross,一个背后由IBM人工智能系统支持的虚拟助理。

 

Ross可以同时查阅数万份历史判决,并勾画重点。它能够听懂普通人所说的英文,并给出逻辑清晰的答案。以前需要500名初级律师完成的工作,它数分钟内就能够解决。

 

此外,交易算法已成为华尔街标配。在投资基金办公室里,以往急促的脚步声和电话铃声,已被服务器轻微的嗡鸣声取代。

 

寥寥数个分析师,偶尔抬头看看程序运行状况,在0.01秒内,人工智能就会根据市场走势和媒体信息作出判断,买卖数亿的股票。

 

斯坦福教授卡普兰做了一项统计,美国注册在案的720个职业中,将有47%被人工智能取代。在中国,这个比例可能超过70%。

 

过去用几代人命运承担的大变革,我们要在20年内独自面对。失业大潮即将开始,并没给我们留太多适应的时间。

 

学者分析,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只有三类人,能勉强对抗AI的冲击,即资本家、明星和技术工人。

 

换而言之,面对步步逼近的人工智能,你要么积累财富,成为资本大鳄。要么积累名气,成为独特个体。要么积累知识,成为更高深技术的掌握者。

 

然而,财富堤坝、个性堤坝、技术堤坝,能在人工智能狂潮下坚持多久,无人可知。

 

这真是个荒谬又戏剧的时代,我们在狭小的星球上争吵不堪,黑天鹅振翅而起,地球村分崩离析,当我们以为泡沫剧将一直循环重播时,大结局却平静到来。

 

23年,我们擦亮灯壶,砸掉锁扣,放出的是阿拉丁,还是潘多拉,天知道。

作者:卢娜

来源:摩登中产(ID:modernstory)

【慎重声明】财经联盟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且只提供参考阅读,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内容版权已经过作者允许授权于汇金网旗下财经联盟,转载本文请务必标明:"文章来源于财经联盟"。违者必究!

资本小师

资本小师

文章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