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杭州——将成为中国第五个一线城市!
2017/2/23 14:27:57
摘要工业时代的中心是伦敦,金融时代的中心是纽约,信息时代的中心是硅谷。从城市形态来说,硅谷之前,新的世界级城市的兴起,总是在体量上与旧的城市中心抗衡乃至超越,巴黎、伦敦、纽约、东京、上海莫不如此。

一、从硅谷到杭州

工业时代的中心是伦敦,金融时代的中心是纽约,信息时代的中心是硅谷。从城市形态来说,硅谷之前,新的世界级城市的兴起,总是在体量上与旧的城市中心抗衡乃至超越,巴黎、伦敦、纽约、东京、上海莫不如此。

不用提创新圣地、科技之都、互联网心脏等滥大街的称号,硅谷角色的本质是“人类进步中心”。人类社会未来是什么样,几乎所有人都在看硅谷进行的前沿探索。从之前的计算机革命,到正在发生的互联网变革,再到即将来临的大数据、人工智能、基因工程时代,硅谷成了人类进步的绝对中心。

硅谷的出现却打破了这条铁律,不走体量这条路,以小的城市规模,产生了强大的输出能力。

硅谷挑战华尔街的方式,西海岸挑战东海岸的方式,不是在规模和体量上,不是成为另一个超级城市。

这很可能成为世界城市发展史的一个拐点。科技的权重开始远远大于资本、土地、劳动力等要素,“小,却有洪荒之力”的城市成为可能。

与此相似的是,杭州在体量上很难追上北京上海,但杭州为什么一定要在规模上去和京沪竞争?

杭州不动声色间把贸易之都的帽子从广州头上摘了过来,以电商的形式不仅解构了广交会,而且改变了民众的商业生活形态。

杭州已悄然成为全球最大移动支付之城,是不带现金、只带手机出门,可以生活得最好的一个城市。这种互联网金融带来的便利,正在向全国、乃至全球进行输出。

杭州的城市名片,在“天堂”后加了两个字“硅谷”。天堂硅谷,杭州摆明了想用硅谷模式来实现对超级城市的弯道超车。

连接大于拥有

不走体量竞争这条路,决定了硅谷模式和杭州模式的要义是:连接大于拥有。

伦敦、纽约、东京以及北京、上海,都是强调人口集中、资本集聚、土地集约,资源汇集到一起产生规模效应,城市要对这些资源予以控制和占有。

以硅谷为代表的新型城市,本身是充当大脑和关键连接点,大量的资源分属外部、分处各地,不求拥有,只求连接。

传统的世界级城市,通过大港口实现货物的全球连接,通过大交易所实现资本的全球连接,通过大空港实现人的全球连接,但这些都建立在规模体量的基础上,受制于物理空间。

互联网才真正把连接能力发挥到了极致,信息产业和数据化才真正把对物理空间的突破发挥到了极致。它们不像大空港大海港大交易所一样只是连接某一类事物,互联网是万事万物的连接。由此,才成为硅谷这样的“不求拥有、只求连接”新型城市涌现的基础。于是——

硅谷一个小团队写就的打车软件(Uber),连接了全球400多座城市、几千万名司机以及以十亿计数的乘客;从大学校园发端的一个社交网络(Facebook),接连了全球人口总数的四分之一;一个搜索引擎(Google),连接了所有的公开信息;一个智能手机系统(Android),只求连接不求占有,开放源代码,让40亿部手机——这个当下人类最重要的延伸器官——互联互通;一个电动汽车(Tesla),开放所有专利,用颠覆式的模式在最短的时间内连接各种资源形成了生态圈。

硅谷高科技企业分布图

像北京这样的超级城市,它对周边有巨大的吸附力,把资源都往自己体内装,首都的繁荣与京津冀周边的冷清形成了反差。新型城市的形态,应该是共享的、扩散的,资源未必都到我这里来,只要通过我这个关键点构成网状连接就具有了生命力。

杭州虽是电商之都,但电商中90%的环节都不在杭州发生,它连接商家、物流、客户,构建了一个无远弗届的商业世界。

杭州这几年招揽顶尖人才的速度丝毫不输于京沪,一位媒体朋友说了一个“恐怖的人才密度“的段子:

一次中午去蚂蚁金服楼下吃饭,在简陋的麻辣烫餐馆里,碰上四个吃得满头大汗的技术哥哥,朋友一一介绍:这位是谷歌原首席工程师,那位是微软前科学家,旁边是PayPal的,边上是刚从Facebook回来的,以前在硅谷经常一起打牌,现在回国继续打……

独家牌

杭州如果去跟超级城市拼资源的占有,拼资本的争夺,一定拼不过。它需要有独家牌。杭州手上有这么几张牌:

1. 全球赋能。

马云力推的eWTP(世界电子贸易平台),其背景是,现在的全球贸易和连接规则,主要为20%的发达国家和大企业服务,其余80%的中小企业和青年人被冷落了。

发端于杭州和阿里的电子交易模式,在中国成功地把中小企业和消费者连接到价值链中,显然,eWTP想把这一套经验复制到全球。

eWTP目标是连接1000万中小企业和20亿消费者,此事若能有效推进,杭州的输出能力和连接能力将上一个量级。

如同淘宝激活中国中小卖家,整个中国的商业局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全球的中小企业和青年人如果被激活,被连接,那种颠覆性将无与伦比。

未来,eWTP则可以让二十亿、三十亿年轻人,每个人通过手机就可以从事全球贸易。“如果他有一个屋顶,他可以做太阳能的生意;如果他有一部车,可以做司机;如果他有一块地,可以卖他种的东西。”

这才真正实现了“所有人对所有人”的交易,才真正实现了分布式、去中心化的全球化。

有两个抓手,可让杭州在这个无边界的平台中占据关键性连接点的位置。

一是全球电子交易基础设施的建设,比如跨境电商中心、跨境电商实验区、智能物流、技术支持等。

二是搭建在线支付工具以提供快捷的支付方式,就如规定是淘宝成败的关键一样,在线支付将对全球交易系统产生决定性影响。

2.金融平权

一个关键性城市,必然要具备金融辐射能力。但杭州不按超级城市的套路出牌,走出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金融发展道路。

普惠金融由联合国提出,用大白话解释就是,“村里老太太和银行行长享受同样的金融”,金融服务应该不分阶层、不分地域,每个人都能平等享受到,尤其是那些弱势群体。

普惠金融是一种经济理念,也是一种社会思想。它真正取得突破,是基于肯尼亚的M—PESA业务、蚂蚁金服等中国互联网金融公司的创新。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尤努斯博士在孟加拉创立的“穷人银行”——格莱珉银行,在过去的39年,帮助800万农村妇女获得160亿美元贷款,但由于传统小额贷款的属地化、非标准化,“格莱珉模式”很难复制。

相比之下,互联网技术带来的突破令人振奋:蚂蚁金服主导的小额线上贷款在5年多时间累计为400多万小微企业提供了近7000亿元贷款,也就是说,蚂蚁金服用5年时间做出了6个格莱珉银行。

金融本质上是一个赋能型行业,它给其他产业和个人赋予发展能力。杭州作为互联网金融之都,正在改变传统金融体系中“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赋能规则。它没有与北京上海抢客户。原有的超级城市,服务的是大机构大客户,杭州则瞄准的是中小个体。

像当年杭州没有选择重化工而选择互联网一样,此次没有选择大客户而选择中小个体,它依然是站在趋势的一边吗?

城市的命运

从长远来看,连接型城市会逐步解构占有型城市。北京上海这样的超级城市并非所有城市发展的终极目的。

杭州在做一种尝试,至于是不是由它闯出一种新路径,并不重要。杭州不行,还会有其他城市去闯——整个世界已经站在了一个历史的拐点。

有时候城市的发展是有宿命的,是一环扣一环的必然。关于硅谷的命运是这样的:

淘金热催生铁路业,而铁路带动运输业,运输业又带动港口业。港口需要无线电通信,从而催生了半导体产业,半导体产业又衍生出微处理器产业,从而产生了个人计算机,计算机又催生了软件业,软件业又得益于互联网。(《硅谷百年史——伟大的科技创新与创业历程(1900-2013)》)

这就是旧金山湾区整个20世纪的历史。这样波澜壮阔而又有些机缘巧合的产业进化,把硅谷引向了“人类进步中心”。

深圳的演进:

临近香港——南海边划了个圈——南下淘金热——创业基因——山寨产品——智能硬件

杭州的演进:

开放的基因——接纳从京沪退回的创业者——非典——电商——支付担保——全球金融赋能中心

每个城市都有命运的偶然,但长远看它是走在必然之路上。

二、马云的大梦想

这个世界上,究竟有什么东西可以超越国家,超越种族、超越宗教?

——货币。

所以,我们该如何构建一个新世界?

从货币开始!

5个月前,支付宝一举拿下全球10大机场,攻占了中国通往世界、世界通往中国的重要枢纽,打通了出境移动消费的关键链条。并在近日重磅宣布:芬兰航空客机将全面接入支付宝。乘客可在万米高空之上刷支付宝消费,这是世界移动支付首次登上飞机。

国际汇款本来是借助电报、卫星等通讯技术起家的,如今由于快速发展的手机支付,让国际汇款的本质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要知道国庆之时,跨境海外线下交易量飙升400%,欧洲交易笔数暴涨1800%。

而且,中国支付宝怒砸60亿收购美国大型汇款公司MoneyGram,这家已成立近80年、连接着全球24亿账户,发送和接受着世界各地的汇款的超级金融巨头却被一家中国企业拿下。

这件事的意义究竟多么重大?要知道 MoneyGram在国内连接着工商银行、农业银行、邮储银行、交通银行、中信银行。仅仅在中国内地,拥有超过20,000个中国代理点所组成的庞大网络。 在海外,35万个网点连接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同时还掌握着沃尔玛、CVS药店、英国邮政、加拿大邮政及ACE Cash Express等企业客户,资金可以秒达全球24亿个账户。以上数据,如果再叠加支付宝的庞大体量,阿里离全球支付的铁王座已经近在咫尺。

中国的普惠金融服务正在渗透到全世界。马云曾表示:未来四年,一半用户在国内,另一半在国外。未来全世界的资金往来、各个国家老百姓汇款消费,将更多用上中国企业的服务,这就是普惠金融的真正意义。

有人认为:这是一场几乎所有国家央行都会输掉的战争,货币交换体系是所有金融巨头的梦想,而阿里巴巴跳出了全球所有央行的势力范围,打赢了一场《跨界战争》!

未来支配这个世界的,或许是阿里币。

因此,杭州也一定会站在世界的中央。

三、揭开中国城市财富之谜

产业链也是一条财富链,每一个城市都处于一个节点,你的位置决定了你的价值和财富。

我们以纺织服装为例做一个说明:新疆的“棉花”先运到山东,在山东做成“纱线”,山东的“纱线”再运到“江浙”做成面料,这些面料再运到广东做成“服装”,然后再贴上各大品牌的标签,我们身上的每一件衣服都是这样做出来的。

从“棉花”到“纱线”是初级加工,这是劳动密集型生产,从“纱线”到“面料”是深度加工,需要染色、漂染等各项功能的检测,而从“面料”到“服装”则需要设计师的创意注入,然后才能成为一件衣服。最后就是“品牌”运作,经过品牌方不断的营销和宣传,最终成为各类人群追逐的品牌服装。

大家发现没有,在这条传统的产业链中,从低到高依次是:新疆、山东、江浙、广东,这些区域的经济水平依次递增。

这就是定位决定的,你所处的环节越高,所需要的技术含量就越大,以脑力劳动为主,获得的收益就越高。你所处的环节越低,所需要的技术含量就越低,以体力劳动为主,往往都是粗放型的生产。

从产品角度来说,品牌运作就是产业链的最高环节,比如我们使用的苹果手机,虽然都是富士康生产的,但我们从来不会认为它是“中国制造”的,这就是品牌的神奇之处。这也是中国经济的瓶颈,沦为给别人代加工的地步,处于整个世界产业链的低端环节。

从商业角度来说,金融才是产业链的最高环节。无论是服装这样的快消品,还是服务行业,很多品牌都把总部设立在北京,赚到了钱再送到上海运作(上海股交所)。

中国区域经济格局就是这样来的:

新疆—山东—江浙—广东—北京—上海。

究其本质是这样的:

材料—加工—成品—品牌—金融。

就是这样一个过程,所以有时先天条件更容易决定一个区域的定位,比如几乎所有的“资源强势区域”都处于“经济洼陷区域”。比如内蒙、新疆、山西拥有很多优越的原材料,羊毛、矿产等等自然资源,无论你的养殖、开矿技术做到多么极致,却永远只能处于“资源”这个最低端环节。

而所有的商业模式发展最后,就是钱如何生钱的问题,这就是金融的本质,它位于食物链的最高端。

而江浙和广东往往其实都是土地的贫瘠之处,他们只有从事商业活动的才能维持生活。这就好比一个人天生拥有“坐享其成”的老本,往往“不思进取”。而一个人如果生下来“一无所有”,必然会产生强烈的创造欲望。

四 、我想到了人生

有时候真的不是我们不够努力,而是你生下来就处于某个环节。你的环节定位既跟你的区域有关,也跟你的背景、环境、学识、能力有关。无论你在某个环节做到多么极致,永远还只能停留在这个环节。

比如很多人从技术员做到工程师、高级工程师、特级工程师,依旧还是技术工人……其实很多道理都是如此,真正的改变现状是“跳出去”,这需要你能从更高的高度看待一系列问题。

城市也是如此,一个城市的GDP只是他的外在。这个城市的定位究竟是什么?它有没有内在的张力?这一点决定着这个城市的发展。

的确,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这一点可怕到你所在的区域也可以成为制约你发展的条件。如果没有互联网,中国(包括世界)依然会按照既定的秩序运转,但是互联网加剧世界的变化,比如杭州就是最典型互联网时代的大逆袭。

水木然曾在《时代之巅》里总结过这样一段话:中国传统的一线城市格局是北上广深,即:权力调控中心在北京、金融中心在上海,科技中心在深圳,传统的商品集散地在广州。而现在杭州的互联网不仅冲击到了广州的外贸,还会影响上海的金融地位,因此未来杭州的地位一定会凸显!

放眼四望,未来的社会财富不再只是产品,而是数据和信息。谁对接了消费者的需求、谁掌握了消费数据、谁就在书写商业规则。

总之,中国的未来依然充满各种变数,城市格局依然会动荡。但有一点不会变,就是定位决定未来。有很多城市定位很模糊,你提到它往往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这就好比一个人各方面都很平庸,属于泛泛之辈,你怎么看好的它的前程?

还有很多城市摇摆不定,今天说自己领先中部崛起,明天喊着要融入长三角,这就好比当你发现一个人什么都可以干时,其实他什么都干不好。而当你发现一个什么都干不了时,却总有一方面,是什么人都比不了他的地方,只是你还没有发掘到它的潜力!

(内容版权归汇金网财经联盟所有,转载本文请标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标签 :

【慎重声明】财经联盟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且只提供参考阅读,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内容版权已经过作者允许授权于汇金网旗下财经联盟,转载本文请务必标明:"文章来源于财经联盟"。违者必究!

财经联盟

财经作家

文章分享到: